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 >

通讯:没有旅客的列车站 不曾停歇的调车员

  作者祖韬杨颜慈

  “哐当、咔嗒……”这是车钩连接时的撞击声,也是火车编组独有的声音。10月1日上午,位于南京下关地区的南京西站里,几个穿着黄马甲的铁路工人在一趟列车上跳上跳下,像极了铁道游击队里“爬火车”的样子,南京西客车整备场正在作业。

  说起十一假期,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客流,可南京西站的调车场没有一个旅客,却依然繁忙。这里也是国庆运输的战场,汽笛声声、车轮铿锵,每一趟列车的始发都为旅客守望安全旅途。

  调车员花宜兴是这里年龄最大的,已经52岁,但是“爬火车”的身手依然敏捷。“今天跟平时不一样,特别忙,有临甩。正常叫加挂,现在有车子出故障,要临时甩下来,再加一节车。我们要把车辆坏的拆下来,好的挂上去,再出去再跑。”话没说完,老花就匆匆赶往另一站台。

  一趟南京开往广州的列车突发故障,为了保证车辆的正点始发,花宜兴火速带着其他调车员上车寻找故障,摘车,打铁鞋,问路,连挂,上闸……车厢与车厢之间粘着污垢,还散着异味,他们全然不顾。

  一趟列车的编挂完成后,已经到了中午,这时,一个班组的4个调车员才轮流去吃午饭,花宜兴是最后一个,只用了十分钟。“吃饭一花斗地主就对付下就行了,国庆节嘛,工作量比以前要大点。”

  在南京西站的值班室,墙面上挂着所有调车员的一花斗地主照片,除了花宜兴,其他都是清一色的二三十岁的壮小伙,但看上去都苍老很多。调车指导李俊指着照片上的一个小伙子说:“他是90后,你看他沧桑的脸。我们是露天作业,风吹雨淋的。”

  这个90后小伙叫陆伟,他摸着自己的脸禁不住发笑,似乎很久没有好好洗脸了。家里人也想让他换个工种,他没有答应:“我们干活环境不是很好,风吹日晒,也不注重保养自己。苦活累活总得有人干,时间长了也习惯了。”

  花宜兴是陆伟的师傅,顺利把陆伟带上工作轨道也算是一大成就。当年他跟陆伟一样年轻,看了电影《铁道游击队》,才投入调车生涯,在南京西站为火车“穿针引线”,一干就是20多年。

  2012年3月,南京西站停止办客,只作为南京站始发和终到客货车调车场,承担拆加、洗车、摘挂和解体编组的任务。

  花宜兴说,现在再也看不到旅客了,只有列车。

(责任编辑:一花斗地主)

本文地址:/jiankang/20210503/12590.html

上一篇:安东尼:身体一花斗地主和心理感觉都很棒 已准备好新赛季 下一篇:违法承包中医科室雇佣医掌上棋牌斗地主托骗钱 15人被诉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字段已标记*